李鸿章与中国近代电报(一)
黎烈军 2020-08-07 《邮电文史》
分享:

丹麦大北电报公司海缆船

19世纪60年代初,西方列强开始把电信侵略的矛头对准中国,图谋攫取中国的电信主权,并利用电信加强对中国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侵略。洋务派首领李鸿章(1823一1901)为抵制外国侵略,“收中国自有之利权”,开一代风气,倡导、主持并推动了中国近代电报建设,开创了以电报为龙头的中国近代电信事业,对巩固国防、便利外交、加强各地联系、促进经济发展均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笔者兹就这方面内容,略陈管见,恳望方家指正。

19世纪30、40年代,莫尔斯电报机发明并试验成功,很快得到广泛使用,大大促进了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形成和发展。西方列强利用这种先进的通信工具,掠夺殖民地国家的电信主权,并藉此加强对这些国家政治、经济侵略。19世纪60年代初,中国即成为列强电信侵略的对象。1861年俄国公使巴留捷克与清总理衙门面商,要求在京、津间设立电报线。随后,英、法、美等国亦相继提出类似要求。其时,清政府对电报几乎没有什么认识,并对列强设电报之请颇怀疑惧。一方面,它认为电报不过是西方的“奇技淫巧”,中国无须架设;另方面,它怀疑列强请设电报的背后另有图谋,担心会因此而招致无穷祸端。洋务派首领李鸿章也曾认为:铁路、电报“此两事大有益于彼(外国),大有害于我。”①因此,对列强请设电报要求,清政府屡以不便为词,加以拒绝,同时也未曾考虑自己着手举办电报事宜。

李鸿章像

进入19世纪70年代后,列强加紧了对中国电信主权的侵略,千方百计攫取在中国敷设水线甚至陆线的权力。70年代初,以俄、丹、英、挪等为后盾的丹麦大北公司敷设了由海参威经长崎至上海的水线。英国的大东公司也图谋以香港为根据地,将水线敷设到中国沿海各港口。

大北公司还曾在中国内陆架设电线。中国电信主权岌岌可危。在这种情势下,清政府内一部分官僚开始改变对电报的态度,并力主自办电报,以维护电信主权,李鸿章即是其中最重要的代表。

在主办洋务运动中,李鸿章逐渐认识到,为对付“数千年未有之强敌”②的西方列强,单靠学习西方军事而“求强”是不够的,还必须“求富”,“必先富而后能强”。他认为:“欲自强必先裕响,欲浚源,莫如振兴商务。唯中国积弱由于患贫,西洋方千里数百里之国,岁入财赋动以数万万计,无非取资于煤铁五金之矿、铁路、电报、信局、丁口等税。酌度时势,若不早图变计,择其至要者逐渐仿行,以贫交富,以弱敌强,未有不终受其敝者。”③李鸿章开始把办理电报作为“求富”而“求强”的途径之一。同时,在办理对外交涉中,李鸿章也认识到了中国自办电报的好处和重要性。1877年福建巡抚丁日昌利用赴台视事的机会上疏提议在台湾设立电报。李鸿章即表示完全支持。他指出:“至铁路电线二者相为表里,无事时运货便商,有事时调兵通信,功用最大。……丁日昌到台后迭次函称该处路远口多,防不胜防,非办铁路电线不能通血脉而制要害,亦无以息各国之垂涎,笃论也。”④他认为中国自办电报,于国防建设大有裨益,且可以杜外人之凯觑,保中国自主之利权。在“兴办电报不容再缓”的情况下,李鸿章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地位,开始着手办理电报事业。

1879年,李鸿章鉴于“各国以至上海莫不设立电报,瞬息之间,可以互相问答。独中国文书尚恃驿递,虽行六百里加紧,亦已迟速悬殊”,深感“电报实为防务必需之物”,当即雇佣丹麦电报技师,自大沽口北塘海口炮台至天津,架设电报,试通军报,结果“号令各营、顷刻响应”,效果很好。李鸿章乃于1880年9月16日上“请设南北洋电报片”,疏请办理津沪电报,他痛:“现自北洋以至南洋,调兵馈,在在俱关紧要,宜设立电报,以通气脉。”建设“由天津陆路循运河以至江北,越长江由镇江达上海安置陆线。”⑤清廷很快批准李鸿章的请求,并着他妥速照办。他先在天津设立电报学堂,聘请丹麦技师博尔森、克利钦生为教习,训练学员,并在天津成立电报总局,委派盛宣怀为总办,按着在紫竹林、大沽口、济宁、临清、清江浦、镇江、苏州、上海等处各设分局。1881年春,津沪电线敷设开始动工,南北对进,历时8个月,至十月竣工。十一月八日(12月8日)正式通报。这是中国自办的第一条向公众开放的电报线,标志着以电报为龙头的中国近代电信业的创建,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。

津沪线开通后,“中外消息瞬息可通 ”,“成效已灼然共见。”⑥为使电报发挥更大的作用,李鸿章又与总理衙门反复商议,议定“劝集华商,发行接办由沪至粤沿海各口陆线,以保中国自主之权。”这样“京外筹商军国要事,调兵催,亦得一气灵通,于洋务防务实有裨益,而商民之转输贸易者,亦藉电报速达,利益更广。”⑦

(原载 《邮电文史》总第33期  未完待续 )

注释

①参见: 苑书义:《李鸿章传》,人民出版社出版,第179页

②李鸿章:《筹议海防折》、《李文忠公全书》,奏稿,卷24,第11

③李鸿章:《复丁稚瑛宫保》,《李文忠公全书》,朋僚函稿,卷16,第25页

④《李文忠公奏议》卷8,第27页

⑤《光绪六年八月十二日直隶总督李鸿章片》,《洋务运动》(六)第335一336页

⑥《光绪朝东华录》、《天津电信史料》第一辑第14页

⑦《光绪八年十二月初八日前大学士李鸿章奏》、《洋务运动》(六)